从扛棉工到山东首富:极致实业家张士平走了,但魏桥传奇仍未谢幕

http://www.texnet.com.cn/ 2019-05-24 10:03:00 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  天地转,光阴迫。七十三年人生,只争朝夕。

  5月23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邹平市委宣传部获悉,山东魏桥创业集团(以下简称魏桥、魏桥集团)创始人、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张士平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9年5月23日17时03分逝世,享年73岁。

  农民出身的张士平,几乎一生都在和传统实业打交道。“把熟悉的事情做到极致。”在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交流中,邹平市另一家企业高管,如是评价张士平的创业之路。

  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。如今,魏桥集团已是全球纺织和铝业双巨头。从肩扛麻袋的苦力,到“魏桥帝国”的掌舵人,张士平创造了财富的传奇。

  去年9月,张士平将自己一手打造的“魏桥帝国”正式交给儿子张波,宣布退休。在其隐退后,魏桥“帝国”规模依然庞大,但其赖以壮大的魏桥模式未来能否继续保持强势,仍需时间给出答案。

  从普通工人到山东首富

  “政府要感谢魏桥作出的贡献!”这是在2016年全国两会山东代表团全体会议上,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张士平发言时,山东省时任省长郭树清插的一句话。

  用滨州当地政府官员的话讲,魏桥集团创造的税收,能占到当地的一半以上。在魏桥集团所在的邹平,张士平的影响无处不在。就连邹平的出租车司机,都能煞有介事地说出一段“张老板”的故事。

  1964年6月,为了养家糊口,他初中甫一毕业,就进入位于邹平市魏桥镇的邹平县属第五油棉厂(注:邹平于2018年撤县,设县级市),工作是扛棉包。一百斤一袋的棉包,张士平每天要扛几十袋。

  《滨州日报》2018年的报道显示,1981年,因为在工作中“能吃苦、最勤劳”,35岁的张士平当选为魏桥油棉厂厂长。成为当家人后,张士平带领全厂工人做了很多在全国范围内的“第一次”尝试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“满负荷工作法”,以及改革先锋马胜利、步鑫生的工作法在全国叫响。事实上,张士平已先他们一步,在魏桥油棉厂推广“目标成本管理法”。他看准国家放开粮食收购的契机,在全国同行业第一个走出去,收购大豆、花生、棉籽加工油料。

  到1984年,魏桥油棉厂以400万元的利润夺得全国供销系统利润第一名。1985年,张士平被评为全国商业劳动模范,代表全省劳动模范赴京领奖。他至今都认为,这一次的表彰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奖励,现在身为世界500强的魏桥集团也是因这次的激励而造就。

  1986年,张士平成立了一个毛巾厂。因为和榨棉油八竿子打不着,当时还曾遭到不少人反对。他没听。1989年,他又利用企业的600万元积累,共筹集到1000多万元,建成了拥有1.6万纱锭的纺纱厂。当时,纺纱领域几乎被地方各大国企占领,民营企业很少。

  到了九十年代中期,棉纺业的形势一落千丈。先是棉花供应紧张,各方都买不到棉花。紧接着,国家下达了“限产压锭”的政策,老牌棉纺企业济南国棉一厂、二厂也因此相继倒闭。

  彼时,张世平开始认真研究起政策来。国家规定了压缩纱锭的范围:一是国有企业,二是设备属于解放前的进口设备,以及上世纪50年代生产的老设备。而当时的魏桥属于集体企业,采用上世纪80年代的新设备,均不在上述范围内。

  利用这一机会,张士平开始收购破产企业的设备和厂房。在棉纺业一片萧条之际,魏桥的规模反而逆势迅速扩大。

  1998年,张士平的魏桥纺织兼并了滨州最大的国营棉纺织企业——滨州一棉;1999年,由于电力短缺,魏桥纺织建起了自己的热电厂;而电力的盈余又激励张士平在2001年涉足电解铝行业。

  《2018胡润百富榜》显示,张士平家族财富达650亿元,排在榜单第26位,此前也长期位列山东首富。

  把实业做到极致

  虽然只是初中毕业,但学历并没有成为张士平一手缔造“魏桥帝国”的绊脚石。

  2018年4月10日,《财富》杂志公布了2018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,时年已72岁的张士平排名第25。

  《财富》杂志如是评论张士平:自1981年签约一家油棉加工厂以来,张士平在当地建立了两个巨大工程:魏桥纺织业和魏桥铝业(由中国宏桥控股)。

  这两家公司在不同时期成为各自行业的全球最大生产商,并且都在香港上市。

  张士平家族控制的“中国宏桥”(01378,HK),在2014年超过俄罗斯的“俄铝”,成为当时世界最大的电解铝生产企业。

  事实上,自2012年起,魏桥集团已连续七年入选世界500强,2017年跃居第159位,比首次上榜提升了281个位次。在2017年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上,魏桥集团名列第三,仅次于华为、苏宁。

  按照缔造者张士平的计划,到2020年,魏桥集团要确保销售收入突破4500亿元人民币,力争实现5000亿元,并进入世界100强企业。

  与任正非将华为打造成真正全球化的中国高科技企业相比,农民出身的张士平几乎一生都在和传统实业打交道。

  魏桥集团的两大主业——纺织和电解铝,前者自2000年起就一路向下,甚至屡屡出现断崖式的滑坡,纺织业的景气指数在所有产业中常年垫底;而自2014年之后,电解铝也成为全球供给过剩最严重的产业之一。

  不过,在张士平治下,这两个夕阳产业却好似又焕发了青春。2018年末,张士平在魏桥集团公司大会上披露了2018年的经营业绩:销售收入2835亿元,利润87亿元,这样的成绩足以令很多企业艳羡。

  “魏桥生产的牛仔裤销往世界各地,而且苹果手机外壳所用的材料,其中有90%来自张士平的厂。”在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交流时,提到魏桥集团和张士平,邹平当地一位政府人士言语间透着骄傲。

  2018年11月,《滨州日报》刊载了一篇讲述魏桥创业40年的文章,将魏桥集团概括为:集“纺织—染整—服装、家纺”产业链及“热电—采矿—氧化铝—原铝—高精铝板带、新材料”产业链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,成为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和铝业生产企业。

  “从纺织到电厂,到印染,再到扩建电厂,最后到电解铝项目,我们就像和面一样,面多了加水,水多了加面,最后发展到现在的局面”,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张士平,曾如是对外表示。

  对于张士平的成功秘诀,一位邹平当地民营企业高管做了这样的概括:“(张士平)把熟悉的事情做到了极致。”

  去年隐退完成交接班

  没有哪家企业会一直顺风顺水。把纺织、铝业做到极致后,张士平的魏桥帝国也在逆风前行。

  “近年来,在经济发展方式变革,环保风暴持续高压的大背景下,以纺织业、铝业为主业的魏桥集团一直处于风口浪尖。”一位电解铝行业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  资料显示,2017年8月,魏桥集团因将电解槽大修渣、捞渣等危险废物混入赤泥中贮存,被滨州市邹平县环保局予以处罚。2017年底,因“违规建设自备电厂”,魏桥集团遭环保督察组点名批评。

  当时,山东省政府联合其他9个部门发文指示,魏桥集团和信发集团违规建设电解铝产能321万吨,将于2017年7月底前关停。

  澎湃新闻引用一名业内人士观点称,“魏桥的电解铝产能应该超过900万吨。除这次被关停的268万吨之外,一部分有工信部准入资格,另一部分则是当地政府备案。”

  据卓创资讯数据显示,2017年5月全国电解铝建成产能为4467.3万吨。其中山东电解铝产能居全国首位,达1199.8万吨。在山东省内,全国甚至全球最大电解铝企业魏桥的产能占到70%以上。

  在遭遇环保风波大约一年后,一手缔造“魏桥帝国”的张士平正式隐退。

  张士平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应该是在2019年2月18日。魏桥集团微信公众号“魏桥创业”的相关文章称,2月18日上午,张士平董事长到台子水库慰问干部职工。

  5月22日,“魏桥创业”发布的题为《张波:世界五百强企业董事长是这样“炼”成的》文章中称:2019年春天,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张波的“曝光率”远远超过了之前媒体报道次数之和。这有两方面的原因:从2018年9月26日起,张波在媒体报道中的身份正式变为魏桥集团董事长;随后的10月7日,魏桥集团召开全体干部大会宣布企业新一届董事会、监事会以及总经理班子组成人选。

  事实上,作为张士平唯一的儿子,张波早就是“内定”的魏桥集团接班人,而张士平的两个女儿张红霞、张艳红也早已在集团管理层挑起大梁。

  去年10月7日,在魏桥集团公司召开的全体管理干部大会上,张波说:“历史的接力棒传递到了我们这一代人身上,我们必须扛起魏桥创业这面大旗。”

  张波履新不到3个月后,临近年底,魏桥集团交出了一份“令人惊喜的成绩单”: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2835亿元、利润87亿元,完成自营进出口额34亿美元,上缴各级税金首次破百亿,达到109.23亿元,同比增长13.3%。

  不过,在上述文章发布的第二天下午(5月23日),隐退的张士平撒手西去。在张波履新的第一个完整年度,“魏桥帝国”未来发展能否一帆风顺还需时间验证。

文章关键词: 魏桥   张士平   
分享到:

相关报道

©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-2019
博聚网